1. 区块派(QKPIE.COM)首页
  2. 链圈子

清华教授何平:比特币缺乏黄金那样的价值支撑,不是真正的数字黄金

“缺乏必要的信用支撑,是数字货币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。”

来源:一本区块链

作者:棘轮 比萨

美股四次熔断、石油价格暴跌……最近一周多时间里,国际金融局势极度动荡。

黄金,同样在跌。而所谓的避险资产比特币,在一天之内,就跌去了30%。

在此情况下,人们惶惶不安地问出了那个问题:金融危机降临了吗?

“金融危机还没有到来,但短期内美股不会有太大起色。”3月19日,在一本区块链线上对话栏目“一本Talk”的第一期对话中,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何平教授这样表示。

何平曾在伊利诺依大学芝加哥校区金融系担任助理教授,并在雷曼兄弟公司固定收益部担任分析师,对国际金融形势、货币政策颇有研究。2008年,他加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,目前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系教授、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。

在与一本区块链的对话过程中,何平表示,疫情将加速中国金融转型升级,如果疫情在国内得到有效控制,中国将在全球率先实现经济复苏。

在谈及比特币时,他表示,比特币与黄金有本质区别,始终是一种高风险资产。而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大量数字货币,都缺乏必要的信用基础。在此情况下,它们的价格自然会出现大的波动。

对于不断出现的新型数字资产,何平指出,未来数字资产可能获得实体经济支撑,但监管部门仍需重视数字资产发行过程中的道德风险。

最后,何平还谈到了近一年来颇受关注的Libra与中国央行即将推出的数字货币DCEP。他认为,在疫情结束后,央行应该加速推进DCEP计划。

以下为一本区块链与何平的对话。

01 短期内美股不会有太大起色

一本区块链:近期,全球金融市场持续动荡,以美股为首的资产出现全面下跌,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要来了吗?何平:我认为金融危机还没有来,但全球经济确实存在几个重要风险点。第一个风险,是英美国家的居民债务风险。40%的美国家庭拿不出400美元的现金,如果疫情带来大面积失业,就会引发信用卡、住房贷款风险。第二个风险,是欧洲国家的政府债务风险。意大利、希腊等国家政府债务高企,疫情会让这些国家的财政进一步吃紧,带来债务风险。

最近,美联储祭出了杀招,将利率降到零。我认为,美联储的动作主要针对美国资本市场的结构性风险,后者主要来自两个方面:

一是石油价格大跌,给美国石油企业债务带来了风险。

二是美国存在许多风险平价策略投资组合,在股市大跌、剧烈波动时,它们会不得不平仓,进一步加剧流动性紧缺。

但我认为,金融危机还没有完全到来。从中长期来看,美联储的各项政策都要围绕疫情防控、扶持经济,而不是单纯地救助金融市场。

如果美联储及各国央行能克服金融体系的结构性冲击,就可以将金融危机扼杀在摇篮里。

一本区块链:针对目前的金融形势,美联储短时间内两次降息,而中国央行的策略是降准不降息。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?

何平:在疫情面前,各国的货币政策都是以宽松为主,中国同样如此。

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货币政策以价格型为主。所以,它们面对危机的手段是“先降利率,再量化宽松”。

但在中国,利率手段并不十分有效。释放流动性的数量型货币政策会更加有效,如降准、逆回购等。

事实上,在我看来,中国还在刻意保持利率稳定。一方面,中国实体经济对利率并不敏感。另一方面,保持利率稳定可以展示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,展示中国的信心。这会有利于吸引外资流入。

一本区块链:外界有声音认为,美联储降息之后,大宗商品会因此价格飙涨,如何看待这种看法? 

何平:美联储降息,大多数时候都会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。一般情况下,美联储降息会释放流动性,导致大宗商品价格飙涨。

但这一次,这种现象可能不会发生。因为美联储降息,代表了大家对金融市场缺乏信心。在1929年经济大萧条时期,即使美元利率大幅下降,美股与大宗商品还是陷入了长期低迷。

从当前形势看,全球疫情不会快速结束,可能会持续六个月或更长时间。疫情对欧美经济的中长期负面影响可以预见。所以,释放流动性不一定会让大宗商品价格上涨,但确实可以缓解其价格下跌的趋势。

一本区块链:全球金融市场何时会出现拐点,触底反弹?

何平:我认为,欧美的股票市场、金融市场,中短期都不会出现拐点。

当然,在欧美市场,美股可能会率先出现小幅反弹,但那不是拐点。从中长期来看,在一两年的时间里,美股都不会有太大起色。

如果中国能把疫情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,积极应对疫情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,中国经济可能会在全球经济表现比较突出。伴随着外资的流入,中国股市可能很快出现拐点,进入慢牛区间。

一本区块链:疫情对中国金融带来的影响主要有哪些,又将如何加速中国金融转型?

何平:疫情对中国金融体系最大的影响会发生在银行体系。

中国的融资体系以银行贷款为主。一旦大量企业经营受到影响,无法偿还银行贷款,势必波及银行体系。但银行又不能惜贷、不贷,因为这会加剧经济危机。因此,政府应该鼓励银行扩大贷款规模,但需要把风险和损失在政府和市场之间合理配置。

在金融转型方面,从中长期来看,中国经济增长模式正在由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,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获得了更多关注。

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融资支持力度一直是不足的,疫情更加加剧了这一问题。未来,我们可以推动更多金融创新,如借助大数据、供应链金融等信用手段创新,帮助中小企业融资。

另一个金融体系改革的重要契机也已出现。长期以来,中国经济的发展对贸易依赖较大,基础货币投放受国际收支影响很大。但近年来,外贸占中国经济的比重逐渐下降,中国资本也开始走出国门。

这意味着,中国可以逐渐推动货币发行体系的改革,适度增加人民币证券的海外发行规模,扩大离岸人民币、中心人民币资产池的规模,增强资本吸纳的能力。这有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,增加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应用。

02 比特币是高风险资产

一本区块链:在数字货币行业,比特币常常被称作“数字黄金”,被认为有避险属性。但从近期的表现来看,比特币不仅没有表现出避险的特征,反而出现了远超其他投资标的的波动。比特币究竟是避险资产,还是一个高风险资产?

何平:首先,即使在正常时期,比特币也是一种高风险资产。

此外,将比特币比作数字黄金,也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尽管在支付体系中的比重非常小,但比特币仍然具有稀缺性,因此被有些人视为数字黄金来使用。

但比特币和黄金有本质的差别。黄金有其独特的使用价值,即价值支撑。但比特币完全依靠使用者的信任进行支撑,价格受市场预期影响很大,因此币价并不稳定,特别是在金融动荡时期。

事实上,最近连黄金价格下跌了。比特币内在的价格不稳定机制,决定了比特币是比黄金风险更大的资产。

一本区块链:就您个人观察,数字货币市场与其他全球主流金融市场相比,呈现出哪些不一样的特征?

何平:数字货币市场从整体表现来看,表现出了非常高的波动性。从投资者群体来看,有很多投机者,而非普通投资者。

原因很清晰: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大量数字货币,都缺乏必要的信用基础。一旦某种资产缺乏信用支撑,其市场价格就取决于市场预期。如果市场预期出现波动,其价格也会出现较大波动。

很多数字货币都存在类似问题。例如,一些ICO项目如果能实现其承诺的场景,这些ICO币就可能拥有信用支撑。但很多ICO项目在发行过程中存在大量道德风险,其白皮书承诺的场景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缺乏必要的信用支撑,是数字货币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03 数字资产的未来

一本区块链:2019年末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批准了一支比特币期货基金。芝加哥交易所(CBOE)也推出了比特币相关产品。目前,国际投资机构对比特币这样的数字资产态度如何?何平:美国对比特币抱有兴趣是有原因的——它希望将比特币作为美元交易的新标的。

像石油一样,美国希望全球范围内的一切金融资产、贸易结算都使用美元。这也是美国维护美元在全球支付体系中地位的重要手段。

如果未来不断有新的数字货币出现,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可能会被动摇。这种新的数字资产,背后需要存在真实的信用支撑。

一本区块链:区块链的出现,给投资者带来了“数字资产”这个新概念。那么,除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,未来还将出现哪些数字资产? 

何平:最早的数字资产,如比特币等,都是为跨境支付服务的。

未来,在信用评分、版权、会员权益等领域,可能会诞生新的数字资产。此外,还会有大量资产被数字化。

要注意,数字资产和资产数字化是两个概念。实物资产通过资产证券化手段实现数字化,可以在网络上进行交易,就是资产数字化。这些都会给国际金融市场带来巨大的投资机会与新挑战。

新兴的数字资产以及资产数字化,其背后的信用支撑、定价模型、价格评估、风险评估,都会是全新的模式,需要金融市场参与者积极学习,努力创新。

一本区块链:大量数字资产的出现,会对金融监管机构带来哪些挑战?监管机构应该如何面对这些挑战?

何平:首先,金融监管部门必须充分识别数字资产背后的信用支撑和价值支撑,必须清楚地了解数字资产发行、运营过程中的价值所在。

其次,即使一项数字资产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,其发行过程也可能存在道德风险。就像ICO一样,不管创始人的设想多么美好,只要流程设计不科学,就容易滋生道德风险,使数字资产失去价值。

此外,数字资产的发行依赖于区块链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新型科技手段。技术人员的道德风险也不容忽视。

一本区块链:您曾经提过,金融应该成为区块链落地的重要领域。现在是2020年,您如何评价眼下区块链在金融不同领域的落地速度与水平?

何平:在金融领域,区块链可以克服支付等环节的道德风险和信息不对称问题。

目前来看,区块链只在支付领域取得了成功。在非支付领域,区块链技术落地较多的领域是供应链金融。

在供应链金融中,需要信用传递。而区块链技术恰恰可以实现分布式的信用传递,为供应链上的各个主体提供增信手段。

除了供应链金融,区块链技术在资产证券化、保险、征信中也都会有很好的应用。未来,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,一定会与传统的中心化金融体系相配合,互相补充、互相完善。

一本区块链:去年,Facebook推出了野心勃勃的Libra计划。近一年时间过去,Libra面临巨大挑战,尚未正式推出。如何看待Libra的未来?

何平:Facebook推出Libra是一个伟大的创举。Libra最终可能会成为P2P支付领域的全球领导者。

Libra也面临着支付体系不稳定的缺陷。它是一个由企业发起的民间货币支付手段,缺乏政府信用支撑,自身的信用基础不如国家牢靠。

但Libra的缺陷也是它的优点。因为Libra本身没有政府背景,所以它更容易被其他国家政府所接纳。

美国政府也在试图撇清与Libra之间的政治关联。我认为,这是美国政府对Libra全球推广的支持。

中国的投资者、投资机构和政府,也可以积极地参与到Libra的建设中。与其摧毁它,不如成为它的一部分。

一本区块链:在全球金融市场下行的大背景下,我国央行的数字货币DCEP会面临哪些新变数?全球央行的数字法币计划是会加速,还是暂缓?

何平:疫情期间,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动荡。对央行数字货币DCEP来说,这也许是一次机遇。

受疫情影响,各国都会产生流动性缺失,带来外部对人民币的需求。中国可以为一些国家的政府、企业提供流动性。这时,如果中国能伸出慷慨之手,为全球各国提供贷款、资助或出口,可以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。

同时,疫情也会使人们更多地使用电子支付手段,为DCEP带来推广机会。就央行而言,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,应该加速推动DCEP计划,使用科技手段加速推动国际交易支付结算的变革。

原文:以上内容转载自"一本区块链"  查看原文

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绝不代表区块派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,本文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